大快人心!哈萨克斯坦恋童癖罪犯被强制化学阉割,痛不欲生…

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针对儿童的性侵犯和性暴力都是无法容忍、无法原谅的。

近年来,哈萨克斯坦越来越注意恋童癖犯罪,对这类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逐渐加大,只要性侵犯儿童被定罪,就要强制接受化学阉割,抑制罪犯的性冲动。

哈萨克斯坦政府和很多人都觉得,这是对恋童癖罪犯的公正惩罚,但被化学阉割的罪犯们不干了。

他们最近上电视节目,苦苦哀求着停止化学阉割,因为被阉割的过程实在是太痛苦了…

先来说说化学阉割,它其实跟我们熟知的外科阉割不一样,是不需要切除任何性器官的。

整个过程就是一次性注射环丙孕酮,这是一种用于治疗癌症的类固醇抗雄激素药物。

注射这种药物之后,降低恋童癖罪犯的性冲动和性欲,目的就是防止他们再次犯罪。

尽量做到:不用断根,也能断根。

化学阉割是哈萨克斯坦国家卫生部批准的,从2018年新法律通过以后,在卫生部的监督下,已经有不少被定罪的恋童癖罪犯接受了注射。

当然,这种注射不是打一次管一辈子的,因为大多数化学阉割不是永久性的,在哈萨克斯坦,儿童性犯罪的刑期最高可达20年。

如果一个罪犯被判了长期监禁,化学阉割就通过定期注射进行,也就是说,注射完一针后一段时间,药效快没了就带着去补一针,直到出狱。

出狱后,在居住地接着定期注射,直到完全没有欲望为止。

哈萨克斯坦监狱的犯人们

其中一名儿童强奸犯说,第一次注射之后“疼到受不了”,那种疼是“连我最恨的敌人都不希望他会经历的痛苦”。

另一个恋童癖说,“我知道这对我的身体有害,我知道这会影响我未来的健康。”

一个名叫马拉的囚犯因企图强奸一名未成年人而被判有罪,入狱15年。

到目前为止,他在南部城市希姆肯特的一座监狱里接受了三次阉割注射,这让他无法勃起。

他说,

“就我的男性健康来说,一切都太糟糕了。

我需要性生活,但下面却怎么都没动静。

为什么要阉割我?我承认我有罪,但我想活得长远一点,我还有家人、还有孩子啊。”

准备打针的监狱护士

还有不少已经接受了阉割的犯人,也出来多角度诠释恋童癖罪犯有多不好过。

“我在请求帮助,我想呼吁所有人,取消化学阉割。”

“我出狱以后还想回家,想继续我的生活。”

“我想有个家庭,我想要孩子。”

“打完针后我的身体疼得厉害,走路都很困难,真的太可怕了。”

节目组采访恋童癖罪犯

除了这种罪犯的“现身说法”,还有执行注射的护士接受采访,从另一个角度详细介绍监狱里的化学阉割。

今年已经69岁的ZoyaManaenko表面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奶奶,但实际上的工作却很“硬核”。

她从三十多年前开始,就作为护士在监狱系统中工作,现在是一个给罪犯化学阉割的熟手。

“我会确保针头不会进入血管。

以前我的病人告诉我,我手法很轻快。

我会和病人解释说,我是负责打针的。

他可以喜欢或者不喜欢打针,但我仍然会做我的工作。”

“这是我的工作职责,罪犯是根据法庭裁决来这里的。

我不会带任何情绪。

这是一种普通的臀部肌肉注射。”

听起来Zoya奶奶似乎只是没有感情地执行工作,但其实她是赞同化学阉割恋童癖罪犯的。

“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决定,这些人需要被阻止。

他们对儿童犯下了可怕的罪行,所以法律这样做是正确的。”

“潜在的罪犯需要知道,任何罪行都将受到惩罚,也许这会阻止他们。”

像这样通过采访扩散对恋童癖罪犯被化学阉割的认知,或是在电视节目上让罪犯“现身说法”,描述化学阉割的痛苦,乞求宽恕,明显都是有意为之,目的就是警告潜在的恋童癖性侵犯者。

今年有一个50岁的恋童癖,因强奸了一名14岁的女学生而被定罪,得知自己要面临化学阉割之后,言语间都是惶恐。

据报道,他在管理严格的监狱里说,

“他们判了我17年,我是今年2月被带到这里来的。

我在家乡还有孩子,我的一些孩子还是未成年人呢。现在他们说我即将被阉割。”

严苛惩罚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,据哈萨克斯坦政府称,自2018年《哈萨克斯坦实施化学阉割和施行规范》法律生效以来,针对儿童的攻击减少了15%。

政府认为,对被定罪的恋童癖者实施强制化学阉割以终身降低其男性性欲,最终将减少针对儿童的性犯罪。

内政部官员称,

“我们已经严格立法,以防止危害儿童的性犯罪。”

“恋童癖者被禁止提前假释…强奸和针对儿童性暴力的刑期从12年增加到终身监禁。”

哈萨克斯坦的不容忍政策,还包括公布所有儿童性侵犯者从监狱释放后的照片、姓名和地址。

去年,有一张地图上显示了234名“有潜在危险的恋童癖者”被释放后的位置。

34岁的TuregazTekebayev曾猥亵一名5岁的儿童。

60岁的IgorTrusov性侵了一名8岁的儿童。

32岁的TimurMusin因虐待一名2岁儿童而在监狱服刑12年。

这种有照片、有名字、有位置的公开,不仅是对恋童癖罪犯的一种羞辱和威慑,也是每个家长和儿童工作相关机构的负责人应该知道的重要信息。

哈萨克斯坦针对恋童癖罪犯这些严苛的惩罚,尤其是化学阉割,很多人都表示了无条件的支持。

“听那个罪犯说化学阉割有多痛苦,我简直太快乐了!!怎么能这么快乐…

我想知道,如果他在犯罪之前,孩子告诉他,这会给无辜的人带来痛苦,他难道就会停止吗?

他可能根本就不在乎。

所以我想说,化学阉割搞快点,听起来简直太棒了。”

“你有没有想过,在你犯下这些罪行之后,孩子们会经历怎么样的痛苦?

就我个人而言,我觉得你正在经历的痛苦都不算什么,你就偷着乐吧,要是像我这样的人对你施加惩罚…你会痛苦得多得多…”

“今天第一条阳间新闻!”

“可以,我又快乐了。”

虽说绝大多数的声音都表示支持,但也有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公开表示反对。

有医生说,

“这种方法(化学阉割)并不是100%有效。”

还有精神病学家说,被化学阉割的恋童癖者一旦出狱,可能会变得更加危险。

争议确实存在,那你觉得化学阉割作为一种惩罚恋童癖罪犯的方法,合适吗?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