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2022感染了新冠(2)

直新聞按

12月7日,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優化防疫新十條措施。根據「新十條」,具備居家隔離條件的無症狀感染者和輕型病例一般採取居家隔離,此外,具備居家隔離條件的密切接觸者採取5天居家隔離。

毫無疑問的是,今後乃至相當長一段時間,「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」。

那麼問題來了,出現感冒發燒症狀怎麼辦?如果發現自己確實感染了新冠病毒應如何應對?又該如何保護同住者,保護家人和朋友,減少傳播風險?

為此,直新聞推出特別策劃《我在2022感染了新冠》,通過多位曾經感染新冠的人士的親身講述,展現他們的抗疫全過程,也為做好個人防護提供參考。

這一期,直新聞一共採訪了五位新冠患者,其中有三位正在與新冠病毒「對抗」。還有一位已經康復的受訪者感慨良多,主動要求與直新聞面對面。他們從中資機構駐外人員到國內金融從業人士、國企中層、藥企經營者、小學生,年齡介乎11-38歲。

吳先生

坐標:海外

年齡:34歲

職業:中資機構駐外人員

感染時間:今年大年初一

發病情況:症狀比較嚴重反覆高燒幾天心率過快幾天後病癒

病癒心得:不建議囤藥,居家隔離期間多喝溫水,補充糖分,以及及時退燒。身體一旦有新冠病症苗頭就喝點感冒藥,然後睡一覺。

吳先生常年駐外,第一次感染是在今年大年初一。吳先生所在的中資機構駐當地分公司,地處地中海沿岸,常駐員工是30多人,今年過年前後氣溫比較低,同事中感染率很高,第一批確診的大概佔到三分之一。

因為吳先生的英語較好,被公司推舉為「負責人」,出現症狀的同事如果需要去醫院,就由吳先生帶去。當時他們的日常防護就是戴著N95口罩。

當地醫院對新冠患者都習以為常了,吳先生說,有些醫生甚至有點不耐煩,覺得中國人太過重視,去醫院就要求拍CT。當地醫生的態度是給確診者開五天假條,一些抗生素和退燒藥,自己回家休息幾天。

送最後一個同事去醫院後,吳先生就感覺自己「走不回去家裡」,覺得自己也感染了。回宿舍後吳先生開始發燒,他找了點999感冒靈吃,退了燒。第二天喉嚨、鼻腔像著了火一樣,必須不斷喝溫水才能緩解。但是一直喝水又要上廁所,離開床又很畏寒,總之是一個很折磨人的過程。白天不發燒,傍晚開始發燒,這種症狀持續了三四天,但是沒吃抗生素,主要吃退燒藥。

吳先生高燒燒到39.2度

除了國內的藥物,吳先生還服用了外國的退燒藥

吳先生發病期間沒有胃口,舍友幫忙煮麵,舍友是一個非常lucky(幸運)的中國男人,因為抵抗力強,一直都沒感染。

吳先生在發病期間,最擔心的是心率過快和心肌炎等併發症,116是吳先生一直張口深呼吸才有的心率,但是一旦站起來,數值會達到120以上。吳先生長期健身遊泳,知道如果心率一直120+肯定要出問題。

吳先生所在的駐外分公司,隨著7月份所在國家宣布全部放開防疫措施後,後續大家也不願意檢測了,因為確診還要單獨隔離,耽誤工作進度,公司內部不成文的規定是過了急性發病期(比如不發燒)就能繼續上班。

對於如何與家裡人溝通確診信息,吳先生一開始是有顧慮的,年初確診的時候不敢和家裡人說,隨著自己的患病經歷和國內政策逐步放開,吳先生在家庭微信群明示就算確診了問題也不大,建議不用囤藥。他個人建議連花清瘟不要多吃,因為會讓病患「在百忙之中掙紮起來蹲坑」。吳先生個人經驗是999感冒靈最管用,建議居家隔離期間,多喝溫水,補充糖分,以及及時退燒。自從年初大病一場後,如果身體有苗頭,吳先生就喝點感冒藥回去睡一覺。

羅先生

坐標:深圳

年齡:80後

職業:金融行業管理者

感染時間:7月中旬

發病情況:喉嚨痛,低熱,幾天後病癒

病癒心得:身體健康最重要

7月14日凌晨兩點多,羅先生接到社區電話,母親「十混一」顯示陽性,醫務人員到家裡做抗原檢測,母親和保姆顯示陽性直接拉去三院隔離,兩口子和孩子是陰性,先去隔離酒店。當天房門鑰匙交給物業,需要對環境進行消殺。

因為孩子才半歲,還沒有斷奶,行李和寶寶用品裝了幾大箱子。一家三口去的第一家隔離酒店設施比較一般,房間也很小,當時7月份正值深圳的盛夏,穿著防護服的兩口子拎著大包小包,汗如雨下,酒店工作人員一看確實住得憋屈,就聯繫換到了另一個隔離酒店,還幫著買了不少生活用品。

在酒店住了兩天後,羅先生開始出現症狀,喉嚨痛,低熱,抗原檢測顯示陽性,妻子也似乎有陽性的苗頭,一家三口搬到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隔離病房。隔離病房實際上是貨櫃改造的臨時病房,四四方方,病患不能離開病區走到外面,三院的醫生和護士也比較貼心,孩子被允許在病區的走廊給抱著走一走。

羅先生五口人全部被安頓在兩個病房裡,紫外線燈24小時開著,活動空間小,經常是三張床拼在一起讓孩子在床上爬。

另一方面,輿論壓力比較大,羅先生所在小區的業主群,大部分業主都是比較同情羅先生一家,但是根據當時的防疫措施,密接者需要拉到酒店隔離,個別鄰居就不理解,因為隔離會影響正常工作和生活,直到防疫措施優化調整,羅先生心理包袱變小了,特意找時間在業主群裡解釋了一下。

在醫院期間,羅先生說沒有「特別的治療」,主要是在病房裡休息,希望儘快轉陰出院,醫院開了輝瑞的帕昔洛韋。

轉陰之後回家後的三個月時間裡,羅先生一家五口人每天做單管核酸。隨後,羅先生將妻子、孩子送到惠州,母親回了杭州,自己則留在深圳。

從7月14日羅先生母親陽性,一家五口開啟隔離生活,到8月9日回家,羅先生最大的感觸是自己和家人的身體健康最重要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互相扶持,任何困難都能安然度過。羅先生認為,深圳是一個開明的城市,包容度比較大,不會有歧視。

楊先生

坐標:石家莊

年齡:38歲

職業:醫藥從業者

感染時間:12月上旬

發病情況:高燒頭疼腿疼難以入眠

病癒心得:不擔心後遺症和感冒差不多

12月2日,楊先生和四五個朋友一起吃飯,當天朋友做抗原檢測顯示陽性,發信息告知楊先生。隨後,楊先生開始出現症狀,有點感冒症狀、鼻塞、嗓子痛、嗓子不舒服但是體溫正常,也沒胃口。楊先生一開始